云浮市大方镇18位学生上网课难,老师每周翻山越岭送课到家

云浮市大方镇18位学生上网课难,老师每周翻山越岭送课到家
李嘉怡云浮市大方镇18位学生上网课难,教师每周跋山涉水送课到家山区信号弱 教师上门教4298291广东精选  南方网讯 在“九分山林一分地”的云浮市郁南县大方镇,镇里仅有的一间彻底中小校园——大方镇中心校园,线上“开学”一个月来,多路送教小分队每周跋山涉水,为18位无法正常上网课的学生上课。  “信号到不了,脚步能够到”  “走,动身。”正午12时许,大方镇中心校园二年级教师陈成强完毕上午的网课后,匆忙扒了几口饭菜,便拿起准备好的导学案、课时练、教本,与其他4位教师在校园门口碰头,两两一辆摩托车往大塘村白石界酒糟坑赶去。  在大塘村白石界酒糟坑,住着一对年幼的兄妹——就读小学二年级的钱萍萍和四年级的钱树海。  大方镇地处郁南中部山区,村庄散布零星且方位偏僻。经前期了解查询得知,全校共有12户18位学生,因住在大山深处、网络不通或网络信号不稳定、家境贫困等原因无法正常上网课。  “网络信号到不了的当地,脚步能够抵达,不能落下一个学生。”大方镇中心校园校长陈桂池说,这些学生的教师自动当起“家教”,每周两次带着资料到学生家中教育。  山路高低难行,骑行一段旅程后,陈成强和搭档将摩托车停在山脚,步行上山,他们得赶在12时3分前抵达学生家中,14时3分还得回到校园上网课。  “我们都是整合零星时刻,使用正午歇息或下午下班闲暇,两三个教师结伴去给孩子送教。”陈成强说,他们会坚持到正式复课复学。  开在山林鸟鸣间的讲堂  爬坡1多分钟后,教师一行5人抵达酒糟坑,一个坐落半山腰仅住着5户人家的小村落。钱萍萍和钱树海的外公杨爱东虽然腿脚不方便,但每次都出门迎客,“多谢教师来给我孙子孙女上课。”  在二楼毛坯房里,一张生锈的桌子,桌面铺上洁净的黄布,再垫上几张杂志纸,哥哥钱树海笔挺腰杆坐在椅子上,早早拿出讲义等候教师。语数英3位教师逐个给钱树海上课答疑,查看作业,将此前落下的课程一节节补回来。  哥哥在房间学,妹妹在阳台学。两张小凳子并排坐,妹妹钱萍萍在语文教师李灶娇的带领下朗诵课文《开满鲜花的小路》,“这是谁在我家门前种的花?真美啊!”师生香甜的朗诵声和山林鸟鸣声合奏起动听的读书声。和往日上学相同,钱萍萍穿戴校服,仔细上课。  钱萍萍胆怯、内向。班主任陈成强家访得知孩子家境贫困,家里只要一台老人机,未拉网线,网络信号常不稳定,便下定决心再难也要给孩子送教到家。  除了重视学习,陈成强还与钱萍萍聊起在家的趣事,把鸡蛋煎焦了、煮番薯放太多水……几趟送教下来,钱萍萍逐渐翻开话匣子,不时与教师共享自己的趣事,上课答复次数越来越多。  走出大山的期望  哥哥钱树海性格开朗、自傲,家里墙上贴着他在校园取得的各种奖状。三月中旬亲属寄来了一台二手智能手机,蹭邻居家的网络,钱树海兄妹可时断时续上网课。拿着手机,钱树海如获至珍,“每天上网课前,树海都会提早在班级微信群问:‘上课没?上课没?’”钱树海的班主任杨雨说,孩子求知愿望激烈,上课常抢着讲话。  山区信号不稳定。“上课时画面一停在哪里不动,就要处处走找信号,上午还漏了一节语文课没上。”教师的到来成了钱树海的“定心丸”,不必忧虑漏了的课学不了,不明白的习题没人教。每天的早读、预习、课后作业,他一项不落。  从村子到校园需步行4多分钟,一半山路一半公路。往日上学时,兄妹俩5时多就起床,吃完早餐后6时15分,哥哥带着妹妹打着手电筒下山,赶在7时前抵达校园早读。两人书包里必备一支手电筒,外公行动不方便无法接送他们上下学,下午放学遇上下雨天,得等雨停了,兄妹俩才打着手电筒回家。到升上五年级,钱书海就能够请求在校住宿,离别这段“辛苦”的求学路,不过为了护卫妹妹,他还方案再走上两年。  “我过几天再来查看你的作业。”14时许,安置完功课,5位教师再接再励赶回校园教网课。离别教师,钱树海再一次回到课桌上,盯着手机屏幕,等候和小伙伴们一同上音乐课,走运的是,此刻网络顺畅连上了。  “我喜爱音乐,长大了也要像教师那样成为一名音乐教师。”  “最喜爱哪首歌?”  深思了一会,钱树海答复:“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。”  疫情虽阻挠了开学返校的脚步,但阻挠不了关爱和愿望。  南方日报记者 李嘉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